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电子烟论坛电子烟为啥突然全部下架其实逻辑都…www.1270.com.cn

电子烟为啥突然全部下架其实逻辑都是一样的电子烟行业就很像很

  • 作者:电子烟多少钱
  • 来源:电子烟雾棒
  • 点击:56
  • 日期:2021-04-09
  • 标签:yooz电子烟

电子烟为啥突然全部下架卓尔悦 电子烟 egrip二代 小酒壶 rba base 底座 可以diy雾化芯出气孔怎么弄小电子烟的大部分发烟油含有丙二醇,有些人会过敏并对身体造成刺激。

电子烟为啥突然全部下架

美国电子烟巨头Juul Labs(下称Juul)最近遇到不少麻烦事,因产品引发大面积健康问题遭到调查,销售增速放缓,核心产品面临销售禁令的威胁,公司遭遇了巨大危机。

风雨飘摇的时刻,CEO 凯文·伯恩斯(Kevin Burns)周三宣布辞职,同时该公司计划放慢招聘速度,并着手裁员。Juul今日还宣布,将暂停在美国的所有广播、印刷和数字产品广告。

Juul的新任CEO是全球最大的跨国烟草公司Altria(奥驰亚)前高管K·C·克罗斯韦特(K。

C。Crosthwaite),他曾担任奥驰亚的首席业务增长官(CGO)。

选择克罗斯韦特出任新任CEO,可能是因为在他的领导下奥驰亚的主要产品iQOS通过了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(FDA)的审查,并获得销售许可。

去年,奥驰亚曾向Juul Labs投资128亿美元,获得其35%的股权。

奥驰亚的股价今年下跌了近18%。

正处在快速增长期的Juul,因为产品引发了大面积的健康问题,甚至出现至少7名消费者因吸食Juul电子烟而丧命的事件,近几个月密集遭遇到美国联邦和州政府的监管压力。

在9月24日的国会听证会上,一位美国高级卫生官员对众议院监督和改革委员会的议员们表示,Juul产品中的尼古丁盐对青少年特别有害,并建议美国消费者停止购买和使用所有电子烟产品。

Juul还遭到了美国联邦检察官的刑事调查。

9月23日,加州北区联邦检察官对Juul展开刑事调查。

9月11日,美国总统特朗普、食品药品管理局(FDA)代理局长夏普勒斯(Ned Sharpless)及卫生和公众服务部部长阿扎尔(Alex M。Azar II)表示,联邦政府将出台指导意见,完全禁止所有香味电子烟的销售。这一禁令对Juul公司的是致命的,因为在Juul多种多样的电子烟产品中,香味电子烟占据了其80%以上的销售量。

目前,密歇根州已宣布禁止销售香味电子烟。旧金山则在6月宣布禁止销售电子烟,成为全美第一个颁布电子烟禁令的城市。

除了政府禁令以外,Juul的销售危机也同时来源于美国最大连锁超市沃尔玛的下架决定。9月20日,沃尔玛宣布将在美国全境的门店停售电子烟。Dollar General、Costco和Rite Aid等也宣布将电子烟产品全部下架。

据新浪科技,迫于监管和舆论压力,此前美国主要媒体公司纷纷从各自媒体平台上撤下电子烟广告。

Juul的销售已经有放缓的趋势。在8月9日-9月9日的这个月,Juul的销售额为2.78亿美元,比上个月减少1600万美元。

Juul脱胎于Pax Labs,是专门生产电子烟的公司,Juul在2017年7月份成为一家独立公司,其其同名产品也在2017年底开始在美国年轻人群体中受到欢迎,到2018年9月,已经拿下美电子烟市场72%的份额。在电子烟公共健康危机爆发前,该公司今年的年收入曾一度有望达到20亿美元。

Juul的快速增长促使万宝路制造商奥驰亚去年以128亿美元收购了其35%的股份。当时Juul的估值达到380亿美元。

在开场时,罗永浩还自嘲道:这次准时开始,可能让你们意外了。为了节目效果,罗永浩还是玩了一次重新出场的老梗,并号召粉丝配合演出。

随后,罗永浩挥着手臂再次出场。

一同参与直播的还有罗永浩的老朋友——朱萧木,是原锤子科技的产品副总裁,也是罗永浩创立锤子科技后招聘的第一个员工。严格来说,朱萧木是一个彻头彻尾的“罗粉”。

2012年,朱萧木加入老罗(罗永浩)英语培训机构,准备从一名英语讲师做起。

没想到,却跟着老罗误打误撞进入了科技圈。一转眼8年过去了,锤子科技已经物是人非。

久违荧幕的罗永浩把直播变成了另一种发布会。只不过,发布会的产品均为甲方提供,而老罗等人只是发布会中的主演。办过网站、开过培训机构、整过手机、做过电子烟的罗永浩,开启卖艺还债模式。

相比于自身的“天生骄傲”,罗永浩终究是向生活低下了头。此前,罗永浩在一份公开信中表示,将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把债务全部还完。

即便公司因不可抗力被彻底关掉,自己也会以“卖艺”之类的方式把债务全部还完。

这一次,老罗兑现了承诺。在4月1日的直播中。老罗更是刮掉了蓄了多年的胡子。罗永浩直言,刮掉胡子是为了表达一种进入直播行业的决心。同时,也表示未来有可能尝试减肥产品。

如同以往的发布会一样,熟悉的老罗用了7天进行预热,并提出了5个问题。

最终,作为罗永浩的直播首秀,多个小时榜第一名,800w音浪,近5000万人围观,支付交易总额超过1.1亿元,成为抖音的最高带货纪录。

同样的,也是罗永浩的高光时刻。在锤子科技过去的8年中,罗永浩共计推出锤子T1、锤子T2、坚果手机、坚果M1、坚果pro、坚果pro2、坚果3、坚果R等9款手机。

数据显示,锤子手机累计销量不足500万台。

而相关数据显示,仅在2018年5月,排名第一名的华为手机出货量就达到了1808万台,排名第二的小米手机也达到了1230万台。

此外,多家机构的市场统计报告显示,华为、OPPO、vivo和小米四家国产品牌,再加上美国苹果,五家企业一共拿走了大约八成的市场份额,其余二三线手机品牌争夺剩余两成的市场。

其中,就包括锤子手机、360手机、格力手机等。值得一提的是,罗永浩此前还公布了对2017年锤子科技的销量目标——400到600万台,明年则要争取1000万销量。

然而,亏损让锤子科技难以为继。

2017年3月31日,参股锤子科技的苏宁云商公布了其2016年运营数据。财报显示,锤子科技2016年营收8.09亿元,净亏损4.27亿元,净资产为负2.4亿元。

2018年12月, 锤子科技被奥音科技申请诉前财产保全,冻结锤子科技在招商银行的存款450万元;2019年1月,立讯精密申请财产保全,冻结锤子科技在招商银行账户内的存款266万元。

万般无奈,老罗重新寻找出路,并找到了字节跳动。

2019年的锤子坚果手机发布会上,坚果手机团队正式宣布整体加入字节跳动,而罗永浩则离开了坚果手机团队。

至此,字节跳动接盘罗永浩个人筹集的资金,还清了公司三个亿左右的债务,而罗永浩的锤子科技也算是彻底以失败告终。但即便将锤子科技卖给字节跳动后,罗永浩还因个人负债1亿而被限制高消费。

为了还清债务,老罗瞄准了网红直播带货。众所周知,罗永浩带货是有基础的,也是有参考案例的。托马斯·索威尔的《美国种族简史》1981年首印只有5000册,经老罗推荐后,2011年再版卖出了20万册,另外一本冷门书《消费者行为学》也是如此。

2019年12月,罗永浩在北京开了一场“老人与海”黑科技发布会时,也推荐了儿童背包、商务旅行箱等。

在此之前,老罗也曾在陌陌直播上推荐私人“年度好物”,包括台灯、耳机等物品。

而在2020年,老罗则直接变成带货主播。节奏拖沓、缺乏互动、不熟悉货品、品牌名称口误……这些常见的问题,老罗踩了个遍。在介绍极米投影仪时,口误说成了其竞争对手“坚果”,在工作人员提醒后还专门对品牌方道歉。

“好,听你们的”,直播中,老罗不止一次这样说,没有精益求精,没有所谓的理想主义。正如老罗所言,“只是演员而已,只是艺人”。只不过,这位演员习惯性地啰啰嗦嗦讲自己的过往。

在直播的三个小时里,罗永浩多次因为节奏问题而被工作人员批评。但老罗一点儿也不生气,并不断自嘲“年纪大了,老糊涂了。”甚至在老罗讲解的时候就已经上架了商品,老罗也称“感谢你们的不信任。”作为一个直播新人、一个普通推销员,老罗的首场带货直播从效果上来看无疑是成功的,销售额突破1亿元,这是无数主播梦寐以求的场景。

从专业的角度来看,罗永浩的直播简直是车祸现场,充斥着万分不成熟。

但那又怎样呢?为了带货,罗永浩甚至剃掉留了多年的胡子。可以说,没有比这更大的决心了。放下面子赚钱,才是最大的体面。

即便价格不如意,即便不够精品,但没有推荐,这些品牌又如何寻找最大的曝光呢?

而对于粉丝或是消费者而言,能够多一个渠道了解不同的产品,何乐而不为呢?大不了货比三家,找到更适合自己的物品呢?对用户来说,多重选择不算是难题,问题是如何发现这类商品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发现比选择更重要。

电子烟十大名牌顾客办了卡,里面有几百上千的金额,下次购买时,如果没有特别的原因,肯定下次还来消费,从而达到第二次来消费的目的。